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宏图电脑学习园地

大德育,大工程,大实践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孙权与周瑜君臣关系浅谈  

2014-10-05 20:55:51|  分类: …社会杂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孙权和周瑜的关系,还是单开一贴大家讨论吧。以前的专很少过问这个问题,这是因为对孙吴政权和周瑜这个人物的不重视。近N年来,有人提出孙权猜寄周瑜说,似乎很抓眼球,但也有人提出质疑。铜子们都说说啊,从历史角度怎么看孙周关系?

  我以为:

  一、孙权对周瑜的猜忌可以找到史料上的支持。比如,赤壁之战,以周程互为左右督,显然为的是牵制周瑜;孙权不采纳“徒备置吴”,也表明他对周瑜不放心,担心周瑜挟枭雄以令关张而独立做大;周瑜取蜀非要带上姓孙的孙瑜,也是为必免孙权疑心。

  二、孙周关系中知遇是主流,猜忌不挡知遇。反正我个人对“将兵赴吴引来君臣失和”之类说法很反感,也不同意周瑜自孙策死后就一直在孙权的猜忌下艰难创业、夹缝求生。我认为孙权总体上善于用人的君主,尤其在其青年时代,孙权有孙策的风格,亲近臣下,讲义气。当然,也长于玩平衡,玩权术。孙权青年时代亲臣多一些,晚年玩权术整人多一些。

  三、周瑜对孙权的影响力很大。不质子、赤壁之战,都听从周瑜。可以说明周瑜对东吴的整体策略有决定作用,“言必听,计必从”不是虚言。从《三国志》里周瑜与孙权说话的口气看,周瑜有左右孙权、控制孙权的霸气。

  四、孙权对周瑜是有感情的。从小认识的朋友多半感情好,加上是大哥的好朋友。如果没有感情话,周瑜凭什么那么卖命?而面对周瑜的忠诚和功勋,孙权也必会感动。虽然楼下那篇“抚背说”让人大跌眼球(不是对那篇文章有意见啊,其实我看着挺好玩的),但记得我初中学《赤壁之战》那一课,对“抚其背”影响很深,当时便很感动,甚至有心里一热的感觉,从那时起就有些喜欢孙权。

  孙周之间不是瑜策的关系那第纯粹。有亲切和知遇,也有君臣是不可避免的争斗,但确实也很让人动情。

  我一直认为孙权和周瑜不存在猜忌的问题.

  一,孙权非常了解周瑜.孙权和周瑜相识应该是在孙权很小的时候,大概七八岁的样子,这样的年龄有感情是肯定的,但还有互相的了解,这种了解是深层的、内在的。

  周瑜出身在世宦家庭,累代汉臣,以忠心汉室为荣,有这样的家庭背景,周瑜有天大的本领,也不能做出不忠汉室的事。孙策家则不同,孙坚起于微贱,孙家没有周家的忠心汉室的框框,所以孙策有争衡天下的想法,周瑜即使看到汉室将倾,只能以兄弟的情义帮助孙策和孙权,他自己则不能这样干。

  再有,周瑜从小接受的是儒家思想,忠君的思想也是很强的,虽然不是愚忠,但这样的思想,让他不可能做出自己争衡天下,或在江东分出自己的势力来。

  孙权和周瑜在一起那么长时间,孙权怎会不了解周瑜呢?孙权19岁领江东,能够在那样的环境下守住基业,又建立了吴国,不会不识人的。

  第二,说周瑜从将兵赴吴就引起孙权猜忌这样的文章是很多,我的观点和去病的一样,这是不可能的。孙策死后,周瑜和吕范都将兵赴吴,但孙权以周瑜为中护军,与张昭掌众事,如果猜忌孙权就不会这样干了。

  孙策死后,没有孙权派人给周吕二人送信,周瑜和吕范肯定不知道,没有孙权的允许,周瑜和吕范不会不约而同地将兵入吴。所以说周瑜将兵入吴引起孙权的猜忌不合适。

  第三,赤壁之战以周瑜和程普为督。在这点我也没感到孙权猜忌周瑜。江表传虽只记载周瑜和程普不睦,这种不睦实际上隐含了孙坚和孙策旧人的矛盾。孙策就不用说了,孙权上台后总让感到对待孙策的人厚,对孙坚的人稍差些。张昭周瑜吕范都得到重用,而程普平讨不服,还算可以,官职上也说的过去,但终究排在周瑜后面,黄盖韩当就更差了,这样一来,表面的矛盾是周和程,实际上黄盖韩当和周瑜同样有矛盾,毕竟周是武将第一位。在这样情况下,孙权以程普为副督,在一定程度上缓和周瑜与孙坚旧部的矛盾。

  再有,孙氏出兵,凡有大战,也都设副指挥。至于后来的吕蒙和陆逊独立任督,是孙权吸取了这次的教训,看到设两督的危害。

  三,孙权没有听从周瑜的建议徙备置吴,我想一是孙权太惧怕曹操,二是太不了解刘备,也没有重视刘备,所以孙权后来才对刘备的作法感到难以接受,才对鲁肃有那样的评价,才对吕蒙的死那样惋惜,毕竟花了9年的时间才让荆州失而复得。

 四,取蜀与孙瑜同去。周瑜取蜀要与孙瑜同去,一是参加赤壁之战和江陵之战的将士还担负拒曹刘的重任(虽然孙权不重视刘备,周瑜可不放松),另外也需要休整。孙瑜与周瑜共同合作过,我想合作的结果肯定让周瑜满意,所以主动提出让孙瑜同去,如果周瑜不提人选,不知孙权又会指定谁,如果是程普那样的,周瑜还要分出精力与之周旋,要知道江陵之战因二人关系几败国事,周瑜是吸取了经验。但他不能和孙权说,程普还在。吕蒙和孙权说要一个人任督的话时,周瑜和程普都已不在,这话就好说了。

  五,如果孙权对周瑜有猜忌日后就不会与周家联姻,大虎是孙权最喜爱的女儿,登是太子,国家未来的继承人。这样的关系哪怕有丝毫的芥蒂都做不成。有文章说越是这样越说明孙权猜忌周瑜,而且婚事是周瑜在的时候定的,我感觉可能性不大。再说即使周瑜在时定,孙权在周瑜去世后那么多年,如果想反悔,以孙权的地位和作风是很容易的。周瑜去世时,儿女应该还很小,孙权和周瑜定这样事情的可能性也不大。

  还是那句话,孙权和周瑜的关系中应该没有猜忌的成分。总的来说,孙家给予周瑜的是况世恩遇。但“功劳镇主”是中国上永恒的也是必然的主题,尽管兵家们无穷止的劝谏“将在外君令有所不授”,但君王们本性使然地给了那些“拥兵自重”者无穷止的怀疑。

  帝王心术关键是玩平衡。如果从表相上看,孙权对“对待孙策的人厚,对孙坚的人稍差些”,其原因是“孙策的人”与“孙坚的人”根本不是一个档次,实际上孙策时代基本奠定的孙吴的重量级的人才基础。而历史明确记载参加赤壁之战的东吴诸将中,除周瑜、周泰并没多少“孙策的人”,却有很多吕蒙、凌统、甘宁这样孙权“自己的人”。赤壁之战,孙权以周、程互为左都都督,实际上是在元老派与少壮派之间玩的平衡,照顾到双方利益,让双方互相牵制,双方互相打小报告,便于孙权在后台遥控。

  而周瑜败曹操走曹仁后,真正是“功高镇主”了,也是周瑜第一次当上有地盘的太守,孙权鞭长莫及。汉末当上太守是很可怕的,参与群雄争霸的就是太守为主,孙家打下江东基业的过程中要灭掉多少太守。而且在刘备集团的军事合作上,孙权远在柴桑、京口,鲁肃又早早的调回去了,所以周瑜一个人说了算的,正如吕蒙所说“事决于瑜”,这个“事”包括了孙吴在荆州的一切军政事宜。所以,孙权怎能不对周瑜担心呢?尤其是当周瑜提出由他本人软禁刘备指挥关张时,万一周瑜稍有反心,这对周瑜是天赐的大机。我们从喜爱周瑜的角度不相信周瑜有“拥兵自重”的意图,但作为孙权,对保护他自己的权力有高度的慎重,所以他必取采取一定的制裁、限制周瑜的办法。正因如此,他不同意“徒备置吴”,而同意了“取益州”,因为在孙权的理解,后者对自己政权的保险系数高。

  此外,“徒备置吴”是周瑜得知刘备进京口时的临机之谋,孙权产生这种疑虑便给了刘备脱逃的机会,而“取益州”是“徒备置吴”的发展,周瑜通过成熟的谋划、在适当的时机提出(这时孙权已经渐渐看出刘备做大的后果)还有以与孙瑜同行的方式打消孙权的顾虑,才使得此计成行。

  我想你还年少,对“猜忌”的理解是背后陷害、使坏才叫“猜忌”。实际上君臣之间的猜忌是永远不能避免的,就象刘备对关羽张飞不可避免存在猜忌一样,孙权对周瑜也是如此。但因为三国战乱时期,各集团首领都在危机中生存我觉得周瑜不是象你说的那么忠诚汉室,只是出于友情帮帮孙策。周瑜既然从事孙策,本身就是有重划天下的想法。他对鲁肃谈“代汉者起东南”,而对孙权则谈辅佐汉室,看起来是矛盾的。其中原因,我认为一是周瑜考虑政治的全面,在汉祚与东吴基业把握着微妙的关系,懂得利用“汉室”的旗号。其二,则是周瑜眼界广大、器局宏远,他想的是整个天下,想是的除掉曹操天下太平,不是先找个地盘过富贵日子。当然,这是我个人的理解,周瑜的想法只有周瑜自己知道。祥梦阉老先生说,“周瑜的高雅之处,在于从不说悖汉的话,这一点与诸葛亮同与鲁肃异。这个评价就太“高雅”,很值得品味。

  如果周瑜仅提出“徒备置吴”,确实如果网上有人说周瑜谋反,我们除了拿出孙策的情义外,也没辄了!这办法真是够绝的:周瑜挟制关、张这个无主的虎将,独自在荆州发展,刘备呢则有孙权白白地替他看着。

  但后来周瑜要取蜀,则可以说明周瑜对孙家的忠诚。如果想称霸一方,为何不选择自己有根基、有势力的荆州,反而要劳师远征向西蜀发展?而且,如果仅仅取代取代刘璋,很难在蜀地长久生存在,取蜀计划中是与马超联络,马超本来一方之主,周瑜这个外来者要想取而代之的话都花些血汗。这也是孙权能够同意的因素之一。

  如果说周瑜为了远离孙权的控制不是可能的。因为周瑜在南郡,孙权就已经无法控制他。孙权同意取蜀策,就可以完成驳倒这一说设想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